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味千中国发盈利预警称亏损过亿 千店计划因疫情搁浅

原标题:味千中国亏损过亿市值10年跌超90%   千店计划折戟转战“烧烤业”突围

来源:长江商报

●长江商报记者 张璐

从拉面品类老大到如今亏损过亿,门店接连关闭,味千拉面的身影逐渐落寞。

近期,味千(中国)控股有限公司(下称“味千中国”)发布盈利预警称,截至2020年12月31日年度未经审核数据显示,公司年度将录得净亏损6000万至1.1亿元之间。

公司董事会认为,2020年业绩下降主要受疫情影响。2020年上半年,味千拉面关闭了不少门店,目前其全球门店数量为800家,距曾豪言的“千店计划”有一定差距。

其实,即使不考虑上述因素,味千中国近年来的日子也不好过。2015年到2017年,公司业绩持续下滑;2017年投资百度外卖失利亏损4.87亿元;2018年业绩刚有起色又爆出“贪腐门”,市值一泻千里。

长江商报记者注意到,味千中国的股价从2011年的12.85港元/股高点跌至2021年的1港元/股左右,十年市值跌去92.2%,截至2021年2月5日收盘,味千拉面报收于1.21港元/股,总市值13.31亿港元。

需要注意的是,同样作为餐饮企业,海底捞、九毛九、呷哺呷哺也受到疫情影响,但这几家餐饮店股价与门店业绩却在不断增长,新店不断开张。为了更快跟上消费升级的速度,味千中国相关负责人透露,公司首家烧烤屋将于春节后在上海亮相,初步计划今年在上海开设约30家烧烤门店。

对于主营拉面业务的增长乏力,公司如何打“翻身仗”?转型做烧烤是否是重振业绩的手段?带着疑问,2月4日,长江商报记者向味千中国发送采访函,截至发稿前,对方未回复。

投资失败拖累年度业绩

作为曾经的连锁餐饮业明星品牌,味千中国走过多年的辉煌时刻。

2007年3月,味千中国在香港主板上市,成为首家在香港上市的以内地市场为主的快速休闲餐厅连锁经营商。自上市以来,味千拉面迅速扩张,2010年已开设508家门店,彼时,它还曾公开一项“千店计划”,预计用五年时间实现1000家店面的目标。

但是,好景不长,味千中国的辉煌结束于2011年。当年7月,品牌被爆广告造假,其着力推广的“纯猪骨熬制”的汤底,实际上是以浓缩液勾兑而成。真相被披露后,味千中国市值应声暴跌40亿港元。

受“骨汤门”事件的影响,同时店面租金、食材成本及人工成本等不断上涨,在2012年,味千拉面出现多地关店的现象,有数据显示,其净利润在当年猛降56%。

业绩受到重创后的味千中国几近挣扎,直到2018年净利润才实现翻盘,重新超过2010年。根据业绩报告,公司在2018年实现营业额23.78亿元,同比增长1.9%;经营利润为2.31亿元,同比大幅下滑23.1%。归属股东利润为5.51亿元,扭亏为盈。

看起来味千中国正在稳步复苏,但公司内部管理存在的问题却不容忽视。随着“贪腐门”的揭露,其再次遭受信任危机。2019年3月14日,公司首席财务官刘家豪以支票欺诈方式挪用资金约2363.7万港元。

记者注意到,味千中国虽在复苏的路上一路挣扎,却掩盖不了扩张缓慢的事实。2010年,其宣布要在五年开一千家店。可十年后的2020年,味千拉面在中国内地也不过769家而已,发展几乎是停止状态。

同时,需要注意的是,味千拉面近三年净利润处于持续下滑态势。据味千中国发布盈利预警称,集团截至2020年12月31日年度未经审核数据显示,公司年度将录得净亏损6000万至1.1亿元之间。

记者梳理味千拉面近三年财报,2018年-2020年,公司股东应占溢利分别为5.5亿元、1.56亿元、-6000万至-1.1亿元,可见净利润处于持续下滑态势。

味千拉面董事会认为,2020年业绩表现较上一年同期有所下降主要是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以及联营公司权益、使用权资产及投资物业确认减值亏损。

公告显示,减值亏损主要是由于集团2015年的一起投资失败,味千拉面于2015年投资鸡蛋供应商江苏鸿轩生态农业(以下简称“鸿轩”),但由于鸿轩及其控股股东涉及多宗诉讼案件,偿债能力成疑,味千拉面随即将此前投资的6100万确认为减值亏损。

据了解,这已经不是味千拉面第一次投资失败。2017年,味千拉面由于投资百度外卖失利,导致当年巨亏了4.87亿元。

除了投资方面屡屡碰壁,味千拉面的股价表现也是令人堪忧。作为港股上市的餐饮股,味千中国的股价从2011年的13港元跌至2021年的1港元左右,十年时间市值跌去了92.2%,截至2021年2月5日收盘,味千拉面报收于1.21港元/股,总市值13.31亿港元。

进军烧烤界谋出路

作为拉面连锁品牌,味千的产品线非常简单,主要为日式拉面、饭食、小食,多年以来它产品本身的变化并不大。

在大众点评上,“味精拉面”“消费贵,口味不好吃”“没有客人,味道普通,服务也不好”等等很多点评都直指味千拉面的痛点,很多以前味千的粉丝也因为以上这些原因,不再给味千拉面买单。

据记者观察,在某一外卖平台上,味千拉面销量第一的“大骨浓汤猪软骨拉面”单份售价是49元,但月销量仅74份,其他口味的拉面均价在40元左右,月销只有10份,在评论区“种类太少,口味单一”的留言居多,还有消费者直呼“都快吃不起面了”。

对于味蕾越来越挑剔的中国消费者来说,触手可及的外卖、性价比更高的中式餐饮、不断涌现的新品牌,正在蚕食味千曾经引以为傲的面食市场。

“味千拉面进入中国已超过20年,消费者特点变化很大,在中国物质环境丰富时代成长起来的年轻消费者,可以选择的餐饮类别很多,对于口味和品种缺乏创新的老品牌,不太感冒。”深圳市思其晟公司CEO伍岱麒在接受长江商报记者采访时谈道。

在伍岱麒看来,“面食简餐而言,本地也有很多连锁品牌发展起来,包括康师傅牛肉面、面点王、九毛九等等,以及非连锁的兰州拉面,新的日式拉面馆等,味千相比而言,缺乏特色及竞争优势”。

事实上,味千为了挽回颓势,也曾采取了诸多自救措施。据悉,味千也曾尝试全时段经营,进行菜单革命,增加下午茶或轻食,希望在店内形成多个就餐高峰。但味千在消费者心目中就是快餐,新增加的消费场景与之产生了品牌的背离,“all day menu”最终无疾而终。

品类增加不行,味千又对门店进行系统性升级,开发多种新门店风格,包括味千拉面旗舰店、IP主题店以及标准店三大店型。其中,还以味千“老家”熊本县吉祥物熊本熊为主题,设立了一个新店,但都收效甚微。

面对外部的竞争压力,不干落后于人的味千又在寻找新的出路。据味千拉面相关负责人透露,味千拉面首家烧烤屋将于春节后在上海亮相,初步计划今年在上海开设约30家烧烤门店。

据了解,味千拉面烧烤屋主推鸡肉、鸡内脏等食材,与日本“烧鸟”(鸡)文化相呼应,但采用的是中式烧烤口味,同时保留了部分拉面产品,人均价格在55元至60元。

对于味千拉面所遇到的窘境,中国食品产业分析师朱丹蓬对长江商报记者表示:“味千拉面品牌老化,跟不上消费升级的速度,自身造血能力几乎没有,再加上投资决策出现偏差,这让味千拉面近几年来的业绩表现都不好,以其目前的经营的理念、思路团队以及体系来去看的话,转型做烧烤也很难翻身。”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正规大平台棋牌-十大正规棋牌平台(欢迎您) » 味千中国发盈利预警称亏损过亿 千店计划因疫情搁浅